第三十章 决定(1 / 1)

云溪市,隶属安氏集团的安逸轩大酒店。

王伯在606客房前停住了脚步,安然即刻会意,朝他微微一笑,“我自己进去吧!”

安然在房门前怔愣了几秒,按响了门铃。

安南拉开房门,将小脑袋探出来,兴奋的喊道:“姐!

安然诧异,伸手揉了揉安南的头,“小丫头,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安南拉着安然的手将她拽进屋,“我想你啦!”

看到房内一脸严肃的路黎,安然捏紧了拳头站定,声音很轻很小,“爸……妈……”

安少康握住路黎的手,柔声道:“女儿回来就好。”

路黎的眼神有些空洞,欲言又止,而后起身紧紧地抱住安然,神情有些恍惚,只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路黎一向沉稳大气,很少会情绪失控,安然有些不解,只轻拍着母亲的后背,“妈,我回来了,放心吧!”

走进安逸轩大酒店的那一刻,云深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她捏紧了拳头,额头直冒汗。

路知远和叶梓木有说有笑地走在前头,她看着那一双背影,又晃神了。

“对不起……你没事吧!”

云深用手捂住额头,有些吃痛地皱了皱眉头,“没事。”

一旁的吴漾赶紧上来扶她,却对上了一张让他有些烦躁的脸,“白旭?”

白旭摘掉墨镜,一脸惊讶的叫道:“这么巧,居然是你们。”

吴漾并不想和他多说话,甚至有些忽视他的存在,只看向云深,“怎么样?有受伤吗?”

云深摇摇头,俩人便极有默契的快步前行,跟上路知远和叶梓木的脚步。

只留白旭一人在原地无奈地叹息,“呵,我这么不受待见么?”

这个时候,王伯正巧走到酒店大厅,看到了云深。

不过一眼,往事却翻江倒海袭来,他颤抖着手拨通了安少康的电话。

挂断电话,安少康微微叹息一声。

他知道,有些秘密,终究是没法藏一辈子的。如果安然早晚会知道事情的始末,那不妨,由他来告诉她一切。

安少康轻轻推开阳台的门,缓缓走进卧室。他在路黎的床边静静地站了几分钟,看着妻子熟睡的脸庞,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转身向外厅走去。

安然和安南依偎着斜躺在沙发上看剧,俩人时不时窃窃私语,讨论剧情。安少康看着自己疼爱至极的掌上明珠,眼里的神采渐渐暗淡下去。

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安然,我们去咖啡厅喝点东西,爸爸有点事和你说。”

安南嘟着嘴叫道:“爸爸,你怎么这样?不准把姐姐从我身边抢走,你们要说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说。”

安少康轻轻捏了捏小女儿的脸,脸上强扯出一个笑容,“南南乖,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安然补充,“给你带你喜欢的冰淇淋蛋糕回来。”

安南终于笑了,转头继续看剧。

安然往嘴里塞了一口冰淇淋,笑着问:“爸,你怎么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吗?”

安少康这时正好收到王伯发来的短信,告诉他已经安顿好了路知远一行四人。

“安然,这些年……你觉得你幸福吗?”

“嗯?”安然诧异,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问她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他,“当然幸福啦,有你和妈妈宠爱我,还有安南这么可爱的妹妹,我们一直都是幸福的一家人呀!”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天天叫着爸爸妈妈的人,其实……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会怎么做?”

安然拿着小勺子的手就这么悬在了空中,勺子里装着的香草味冰淇淋开始慢慢融化。

她突然笑了起来,“爸,你跟我开玩笑呢吧?一点也不好笑。”

安少康镇定地看向安然,目光里透着一股笃定。他既然已经下定决定要告诉她一切,那他必定做好了面对所有可能的结果。

安然手里的勺子从手中掉落,摔到了桌面上。下一秒钟,她像一道闪电般起身奔出了餐厅……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