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穿越,还是梦?艹鑡胤(1 / 1)

?陆林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面具,这里面是铁做的,看起来还挺精致,上次被被刺了一下,陆林这次抓的是边缘,怎么都想不通,这尸体怎么闭上了眼,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血?

陆林把这面具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突然有点想把它戴自己的脸上,鬼使神差地陆林还真的把上放在了脸上,那面具像有点了一样,把陆林的脸网上面贴,当接触到面具上的一瞬间时,陆林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尸体搭建起来的山,断肢残臂,头颅遍地的场景吓了陆林一跳,连忙把面具拿来下来:“呼,什么鬼,这面具有VR功能?”

陆林一方面被场景吓了一跳,另一方面还觉得挺过瘾的,想再戴上去试试,说干就干,反正旁边也没有人,再次接触到的时候,这次面具的吸引力更强了,陆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了。

陆林再想拿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过了好久,终于可以拿下来了。

陆林感觉到了一阵晕眩感,阳光好强烈,发现自己场景都变了,好像在一个院子里。

“爸?”陆林看见陆青山一副将军的打扮,还真的很魁梧,陆林吓了一跳。

“林儿,什么是爸?”陆青山给自己打算从军的陆林打造了一个面具,上面有刺,让人不容易从脸上拿下来。

“你是爸啊。”陆林还没反应过来。

“我是你爹。”陆青山陆林所说的爸是什么意思。

“爹?”陆林说这称呼怎么变了。

“对了,你觉得为父送你的面具如何,这材料可是来自那东山之石,陛下赏我的。”陆青山所说的东山之石,是一颗来自天外的陨石,被秦始皇所获得。

“面具?东山之石?”此时的陆林一头雾水?陆林看了看手中的面具,自己不是在西山公主的墓穴吗?这么在这里。

“这不是你要求为父给你造的吗,作为上战场的礼物,还有这把剑。”陆青山从下人那接过了那把剑。

“泰阿剑?”陆林想着自己不是把它藏起来了么,被陆林翻出了。

“没想到你书不读,这剑竟然认得,这本是那楚国的宝剑,被楚王扔下了河,陛下统一六国之后,把它捞了上来,打磨了一下,又赐予了我,现在交到你的上里,为父希望你,利用此剑为大秦开疆扩土,当听说你为了公主要去征战沙场,为父毫不犹豫就想把这剑给你了。”陆青山终于觉得陆家后继有人了,还一直以为陆林会纨绔到底。

“老爸,你到底在说什么?”陆林以为陆青山把自己的剑找出来了,在演戏。

“什么老爸,我是你爹,林儿,你日是怎么回事。”陆青山把剑递给了陆林。

陆林下意识的接了过来,把剑拔出来,正是自己在墓里找到的剑,不同的是,这个更新,更亮一点。

“老爷,外面扶苏公子求见少爷。”一个侍女走到了陆青山的面前颔首说道。

“告诉公子,少爷马上来。”陆青山回复道,既然是扶苏公子,陆青山没有拒绝的理由,将来很可能是大秦的接班人。

“扶苏公子?”陆林终于明白了,这是在秦朝,两千年前。但是为什么会附在一千年前的自己的身上呢?那倒是因为这个面具?陆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下面。

“你还在想什么呢,不去迎接扶苏公子,把剑和面具给我,去吧。”陆青山一把,从陆林的手中拿了过来。

同时,扶苏已经走了进来了:“不用了,陆将军,在下已经进来了。”

陆青山赶紧行了个官礼:“扶苏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看见陆林还不行礼,陆青山踹了一脚陆林,示意他快行礼。

“不用,不用陆将军,我只是以陆林朋友的身份来拜访,无须行礼。”扶苏是把陆林当兄弟的,哪里需要礼节来约束二人。

“那末将且退下了。”陆青山礼还是要坐的,退着边走了。

“好了,你爹已经走了,我们走吧。”扶苏笑道。

“去哪儿?”陆林一脸问号。

“我们都在望仙楼预留位置了,点了最好的酒菜,六国最有名的歌姬来助兴,很多人都在等着给你送行呢,你忘了?”扶苏很惊讶,今天的陆林很不正常啊。

“望仙楼?歌姬?”陆林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自己真的是在二千年前,而眼前长相清秀,竖着发髻的人就是扶苏了。

“你还在考虑什么,是否还有要事需要处理。”扶苏知道陆林一直都是很闲的,忙于花间柳巷,从不忙于政务。

“哦,没事了,带路吧。”陆林一副老大的样子。

扶苏一惊,连请字都不说了,自己好歹也是皇子啊。

“请。”扶苏给陆林让了条路。

街上,完全没有现代的样子,大家都是粗布麻衣,摊位都是十分的简陋,陆林还是第一次做马车,一点都没有轿车说法,木质的轮子走在路上有点搁屁股。

“陆林,你竟然为了皇妹而从军,大家都很佩服你,特地为你办的酒宴。”扶苏很羡慕的说道。

“这你们都知道?”陆林很惊讶。

“不就是你告诉我们的吗?你不记得了。”扶苏开始怀疑陆林是不是生病了。

“哦,原来是我告诉你们的啊,呵呵呵。”陆林觉得真踏马的尴尬。

“陆林你今天是不是得了什么病,需要我们先去大夫那一趟吗。”扶苏都想叫车夫掉头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最近有的事只是不记得而已。”陆林赶紧阻止扶苏,这穿越的病能治也只有自己能治。

“说实话,皇妹的要求对你来说真的是有些无理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纨绔子弟一个,不靠家里的势力,当上大将军,有点天方夜谭了。”扶苏觉得陆林这么做很不值得。

“你看不起我,要是我真达了呢。”陆林一听这话暴脾气就上来了。

“都是别人在讲,我可是很相信你的。”扶苏看到陆林这么努力,心中默默决定也要做一番大事业,让自己的父皇看中自己。

“谁?让他出来,我和他solo。”陆林把现代的话语带到了那边。

“solo是什么意思?”扶苏听不懂陆林在说什么。

“一对一对决。”陆林解释道。

这么一说扶苏就明白了,笑了一声,说道:“谁不知道,全京城的少爷中,就你最能打了,你不是欺负别人吗?”(未完待续)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