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爱的战士在传教(1 / 1)

花山院凛懵了,终于发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然而远处,怂得飞快得鬼舞辻无惨在大喊一声鸣女后,就已经准备掉头逃跑了。眼见这冒牌货跑得飞快,花山院凛看自己似乎阻止不及了,也就懈怠下来,毕竟像她这样胸襟开阔的爱的战士,本也就不是什么赶尽杀绝的人嘛!

更何况,跟人拼死拼活这件事,多不好啊!平时遇上了随便打打也就行了,这会儿哪能真的以身犯险,拼着一口气冲进敌人大本营去打架呢?狗急都会跳墙,何必把敌人逼这么紧?

算了算了,和谐社会,和谐为上。

从心的花山院凛给自己找到不必深入敌营的理由后,便打量四周,准备跟鬼舞辻无惨一样溜了。毕竟像她这样被鬼杀队追缉多年的人物,在鬼杀队之中的仇恨值,恐怕比冒牌货鬼舞辻无惨还要高得多吧?

唉,葛力姆乔也真是的,明明这家伙也在鬼杀队里卧底,怎么就不提醒她一下?这家伙,难道都不会读空气的吗??

以前她就觉得葛力姆乔这傻狍子既不会卖萌也不会动脑子,傻得不行,这会儿倒好了,连自己的顶头上司都坑?!

怎么,是觉得这一世她不负责发工资了就不怕她了是吧?!!

想到这里,花山院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不死川葛力姆乔一眼。

但她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一眼,她就看到她的傻狍子下属,破面十刃不死川葛力姆乔,竟紧跟在鬼舞辻无惨的身后,单枪匹马地冲进了对面的异空间世界内!

花山院凛倒吸一口凉气:要命!这家伙怎么冲这么快?

一个人跑到了敌方大本营,这不是去给敌人送人头的吗??

花山院凛急了,但让她更急的还在后头。

在鬼舞辻无惨上门踢场子时,冲得最前的,除了风柱水柱炎柱还有花柱。他们四人不约而同地使用了能最快到达敌人面前的招式,到达敌人面前的速度绝不会相差超过三秒!

因此,当不死川掉进异空间后,其它的三名柱,特别是花柱蝴蝶香奈惠,也全都跟着不死川一块儿掉进了敌方的大本营!

糟了!

眼看异空间的门就要合上,花山院凛想着深陷敌营的香奈惠和葛力姆乔,再来不及想更多,用尽全身力气,掷出手中长刀,后发先至,荡清沿路一切迷雾与烟尘,重重钉在鬼舞辻无惨肩上。

鬼舞辻无惨一晃,逃跑的脚步都忍不住一个踉跄。

“鸣女!”

他再次大喝。

异空间大门飞速闭合,眨眼间就缩至极小,哪怕是已经冲到近前的柱们都已经赶不及进入了,更别说站得更远而且速度上完全不占优势的花山院凛!

大家都知道,如果就这样放跑了鬼舞辻无惨,那么就相当于放弃了这四位柱,因为鬼舞辻无惨的力量是这四位柱是完全难以匹敌的,更何况那边可能还有十二鬼月!

他们四人这样去了敌营,就像是这样去送死,可要众人阻止,却又毫无办法,因为在场众人之中没有一个人懂得空间之术……不,不对!

并不是一个懂得的人都没有!

花山院凛精神高度集中。这一刻,她恍惚中觉得,自己似乎又像过去的某个时刻那样,再一次分裂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困于肉身,茫然懵懂,焦急无措;另一个人却漂浮于躯壳之外,用旁观者的目光审视着世界,无悲无喜,冷酷漠然。

她的心像是被撕裂成了两个相反的个体,相互对峙,又相互依存。

[帮我留下他们!]

她听到自己这样喊着,宛如过去重现。

而“她”也给出了与过去一样的回答。

[如你所愿。]

霎那间,在躯壳外漂浮的另一个“自己”涌入身体。而随之一同涌入的,还有熟悉的清醒感与冷酷感,以及那些被锁在花山院家深处的,早已被她与过去一同遗忘的知识!

灵魂深处的封印于此刻再一次被揭开冰山一角,庞大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灵力狂涌而出,将花山院凛化作风暴眼,甚至搅动了天上的风云,扭曲了旁人视线与温度!

原本冲到近前的人们,被这样的风和云逼得步步后退,退到极远的地方,而当他们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再次望向花山院凛的位置时,他们震撼地看着这漆黑的风暴,以及头顶像是银河倒卷的天空,哑然失声。

[不要使用太过巨大的力量去破坏空间,这是异世界的规则所不允许的。]来自过去的声音教导着她,[太过高深的阴阳术则需要准备和施术的媒介,但你身上什么都没有。]

[那我要怎么做?]

[你明白的。]

漆黑的风暴中,花山院凛骤然睁开眼。在这时,她原本漆黑的眼睛有瞬间变得纯白,接着又浮出了一轮一轮的黑色线条,后来又化作了血红色的竖瞳,但最后,这双难以稳定形态的眼睛,变化成了她潜意识最熟悉的样子,血色的眼瞳内转动着漆黑的风车,越来越快。

“神威!”

风暴溃散,一个顺时针旋转的漩涡于虚空中浮现,将花山院凛卷入,直到花山院凛身形彻底消失后,它又反向旋转起来,将冲进敌营送人头的四位柱原路丢出。

这时,被风暴逼退的其他人也终于再度回到这里。

他们紧张地看着四位柱,问道:“你们还好吧?!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四位柱也是一脸茫然。

他们只记得,大家似乎才刚刚冲到鬼舞辻无惨面前,就掉进异空间,然后又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又出了异空间——这闪进闪退的……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蝴蝶忍也赶到面前,先是紧张打量过蝴蝶香奈惠后,见她没有受伤,终于松了口气。

但这口气很快又提了起来。

“姐姐,凛呢?你看到了凛吗?!”

凛?花山院凛?!

大家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花山院凛消失不见了。

众人倒吸一口气,再度紧张起来:

大家的思想领袖、爱的战士花山院凛,竟然不见了?!

为什么?!!

刚刚那短短片刻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无限城内的鬼舞辻无惨也很想要问这个问题。

他低头看着从自己肩头穿过的锋利刀刃,痛得脸都在抽搐,但他却不太敢拔刀。

倒不是怕痛,而是这刀,实在不是什么人都能拔的。

花山院凛那个沙雕不知道她拿的是什么刀,他们这些在神威空间里看直播的BOSS团倒是对这振刀的情况一清二楚。

这把刀,其实是消失在历史中的刀,鬼切。它最初是一振专门用来斩杀妖魔和鬼神的刀,力量非常神异,哪怕后来被妖魔的力量污染,最后又因为无人供奉而淹没在历史的浪花中,但经过花山院凛这么久以来的使用后,它早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杀起鬼来那就是砍瓜切菜,利索得很。

鬼舞辻无惨毫不怀疑,只要他拔出这振刀,鬼切的力量就会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肩膀和手臂撕下,黏都黏不回去的那种。如果运气不好,指不定它就直接将他撕成两半了!

虽然他鬼舞辻无惨作为命运之子,绝不会因为被撕成两半这种小事就死去,但这不是没必要嘛!

还是让他想个更好的办法先。

顺便把身后跟着的那些讨人厌的鬼杀队干掉!

抱着这样的想法,鬼舞辻扭头看向身后跟进来的鬼杀队几人,阴惨惨一笑,就准备给这些有着新仇旧恨的可恶家伙表演个瓮中捉鳖!

可他才一笑,面前的鬼杀队四人就变成了花山院凛。

鬼舞辻无惨:“……”

鬼舞辻无惨忍住揉眼睛的冲动:

他的笑有这么大威力的吗???

不过,花山院凛来得正好,正中鬼舞辻无惨下怀!

鬼舞辻本来还觉得,在外面陌生的地界对决上花山院凛这禽兽实在不太保险,容易发生意外,令他功亏一篑,可现在,花山院凛这蠢货却是自己撞进了他的大本营内,这样一来,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天也助他!

果然他才是天命之子!!

果然他鬼舞辻无惨,才是那个被上天垂青的人啊!

鬼舞辻无惨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盯着撞到她面前的花山院凛,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怜悯态度,轻蔑看她。

“看吧,这就是与我为敌的下场!”

鬼舞辻带着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看着花山院凛,目光穿过了她,看到了她背后神威空间里的那些BOSS们,也看到了他过去那些当挂画的悲惨生活。

他咬牙切齿:“这个世界上,绝不会有能在我面前全身而退的敌人!”

鬼舞辻说着,脸上的得意几乎要满溢出来。

但在他对面,神态沉静得几乎不像是花山院凛的人静静看他,突然一笑。

“我真是好奇,难道你就从来没想过一个问题吗?”

她的神态静谧,分明带着令人向往的美丽,但对鬼舞辻无惨来说,却只有难以言喻的恐惧。

是的,这一刻,他竟然在害怕着她!

他竟然在害怕这个甚至还未成年的少女!

鬼舞辻无惨面色数变,忍不住步步后退。

这一次,他又想逃跑了。

但在他开口呼唤鸣女之前,花山院凛轻笑道:“鬼舞辻无惨,难道你就从没想过,你是为什么出现在我身边的吗?”

“而你难道也没想过,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死而复生?”

锵——

嘶哑的乐音响起,高台上的鸣女的身体骤然四分五裂,化作一地碎肉。

而这座深埋地底的无限城在失去了血鬼术的支撑后,也像它的主人那样寸寸崩毁。

在无数的落石与尘埃中,鬼舞辻无惨的面容越来越惊惧,越来越扭曲。

“你……你……你不是花山院凛!”

他声嘶力竭,疯狂喊着。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花山院凛姿态轻灵地向他走来,唇边带着神秘而恶作剧般的笑意。

这一路上,无论是落石还是鬼舞辻的攻击,都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入虚空之中,好像她才是真正那个不存在于世界的鬼怪!

花山院凛含笑来到鬼舞辻无惨前面,纤弱素白的手掌按住了他的肩膀,这一刻,鬼舞辻无惨恐惧发现,自己竟然再一次失去了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直到这时,鬼舞辻无惨才恍然醒悟,明白他死后所经历的所有的这一切,竟全都是因为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家伙!

——是她,操纵了这一切!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

她是怎么做到的?!!

花山院凛怜爱看他,像是看着一个傻乎乎的宠物,道:“你呀,可真是傻得可怜呢,被当做弃子也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哦,在我面前,大家都是一样的,谁都跑不了。”花山院凛恶趣味地笑着,说,“因为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呀!”

·

花山院凛感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拳打鬼舞辻,脚踢鬼杀队,最后在扫清掉所有障碍后,成功让全世界的人都追随在她身后、成为爱的战士,将爱传遍了整个世界!

最后,当她终于登顶世界之王的宝座,准备向全世界宣誓她关于世界和平的宣扬时,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走了过来,推了她一把。

“别玩了。”她嘻嘻笑着,“你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了吗?”

失重感骤然袭来。

花山院凛吓得跳了起来,猛地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新町最初租下的小屋中。

她环顾四周,满脸茫然。

发生了什么?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等,先停一下……在这之前,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花山院凛冥思苦想,而后恍然醒悟,终于发现自己忘了什么。

原来,这一个月来,自己实在玩得太高兴了……不,是实在太过于沉迷传教了,以致于她都忘了自己来到异世界的初衷!

——明明,她是为了给白兰老师寻找复活的方法才来的呀!

结果……

咳。

总之,经探查,这个世界并没有能让人复活的力量,或者说,“死而复生”这件事是不被世界允许的。哪怕有时候会短暂地出现类似现象,但也会很快被世界排查出BUG,进而修正,所以,在得到这个答案后,她就该动身准备前往下一个世界了,而不是沉迷传教无法自拔!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答案是怎么得来的?

花山院凛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忘掉的东西好像有点多。

不过没关系,既然不记得,那就是不重要嘛!

花山院凛再度开心起来。

“好的!没错!就是这样!”

花山院凛握拳。

“跟大家稍稍告别一下,就准备出发吧!”,,网址m..net,...: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