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结局(1 / 1)

一声声的心跳在鼎沸的喧闹中有力地搏动着,显的无比清晰。

略显无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该下去了吧?”

清竹连忙七手八脚地从陆叙身上起来,脸色一片羞红。

“我……我可不是故意的啊,是人太多了,没撞伤你吧?”

陆叙看着她紧张的脸,不知为何,紧抿的唇角下意识松了下来,“没事。”

成零踮着脚尖,费力地望着道路中间的夜军,搜寻着秦风的身影。

但等脖子都仰酸了,所有的人都过去后,她依旧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代替了统帅位置的,是白曜。

内心的焦急一同涌上,向火一样般灼烧着不安的心,夜军一过,百姓欢呼着簇拥过去,将人流中失魂落魄的她挤了一个趔趄,远远落在后面。

她茫然又无助地看着空空荡荡的四周,眼中酸涩。

“秦风……”

烟蓝色衣角被温暖的柔风吹起,在空中蹁跹,又缓缓落下。

“怎么,找不到谁了?”

成零猛地转过身,喜悦像是要溢出来般,席卷了所有的感官。

秦风微微一笑,稳稳接住向她奔来的成零,“我回来了。”

壬戌六月,天下大定,太子秦风继位,同时立后。

“我可是听说了。”繁华喧闹的夜都茶铺外,几个闲谈的人正凑在一起,其中一人神秘地说道:“这长安皇后啊,长的那叫一个美若天仙,让夜成帝一见钟情非她不娶呐。”

“哦,当真如此?”头戴帷帽的男子一身乌金云绣衫,很是感兴趣地在这几人旁停下。

“嘿!这位小兄弟,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刚放下茶杯的人摆了摆手,更正道:“我听说,其实这长安皇后长的奇丑无比,只因在巧合下救了陛下一命,陛下心怀感激,这才让她当了皇后。”

“不对不对,我听说陛下和皇后其实是青梅竹马,日久生情的。”

“什么啊,明明是……”

“诶,秦风啊。”成零和清影从对面的布铺中出来,兴冲冲地说道:“我选好了,你要不要来看看?”

“不用,你选的我便喜欢。”秦风从腰间解下钱袋,过去付了钱。

成零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问道:“不过,你要我挑那么多的红布,是干什么用的?”

“夫人很快就知道了。”秦风接过她手中的布匹,丢给身后的叶晚,伸手帮她捏了捏后颈,“怎么样,脖子还酸么?”

“好多了。”成零摆了摆头,已经不想再回忆封后那日的“惨状”。

她的眼睛忽然一亮,背着手跳到卖糖葫芦的摊上,花了两文钱买了两串回来。

“呐。”成零举着手,眼眸清亮,“这次可要好好尝尝是什么味了。”

秦风低头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血通玉连着将他从前的余毒也解的一干二净,酸甜味儿久违地跃上舌尖,带着一丝甜蜜。

“好吃么?”

不同于上次漫不经心的回答,他笑着点了点头,认真地应道:“好吃。”

不知何时,夜幕已经悄然到来,街道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照亮了整条街的上空,小贩的叫卖声依旧,白雾热腾腾地从吃食上升起,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成零咬下手中最后一口包子,舒服地眯起眼打了个饱嗝,摇了摇秦风的手,“我们回去吧。”

“今天不回浮泽之巅。”秦风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握着成零的手,灯笼散发出的光亮轻柔地落在背后的散落的墨丝,他回过头,凤眸在在茫茫人海中,清晰地映出了她的身影,“去行宫。”

千万条红绫将行宫装扮一新,都是她选中的颜色,成零惊喜地摸过贴在窗上大红色的喜字,扭头看向秦风,眨着眼问道:“这是要再娶我一次么?”

秦风将嫁衣放进成零怀中,道:“封后那次太累不得夫人心,为夫就想再来一次。”

说完,他便含笑退了出去,清月清荷随即进来为她梳妆,成零抿唇抑制不住地嘴角上扬,她没想到自己在封后大典过后随口说的一句话,能被秦风记在心里。

清月挑起盖头,落在她只插了一只碧玉簪的发髻上,成零拿着绣球的一端,在清荷的引领下走了出去。

修长白皙的手握住绣球的另一端,与她并肩而行。

迈过长长的走廊后,清竹瞧见他们两个走近,便将房门推了开来。

成道子和秦卿正针锋相对。

“让我徒儿嫁给秦风那小子,我这个做师父的还真不怎么乐意。”

“你乐不乐意我管不着。”秦卿慢悠悠地说道:“只要你徒儿乐意就行。”

成零透过盖头惊讶地看着两人,一旁叶起的声音不高不低地响起。

“一拜天地。”

成零与秦风转过身,同时弯腰向天地一拜。

“二拜高堂。”

她的眼角湿润起来,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足以让她唤成道子一声爹爹。

“夫妻对拜。”

俯下身的那一刻,看着眼前的秦风,成零心中有些许恍惚,烛光摇曳着朦胧的光,一切宛如在做梦般,生怕醒来。

“礼成。”

有力的手臂将她横抱而起,一直回到喜房,才将她放到了床上。

帷幕落下,成零清楚地听着秦风低哑的声音。

“此生心已许卿,再无他人。”

番外——

太医院。

成零贴着墙角,一路左看右看,做贼般地溜进了太医院旁的院子。

她敲着门小声喊道:“唐邵青,唐邵青!”

“谁啊……大早上的还让不让睡了,来了来了。”

唐邵青打着哈欠推开门,见到成零的那一刻又收了回去,“是皇后娘娘啊,您来有何贵干?”

“嘘——”成零钻进屋内,严肃地伸出手腕,“我试了很多遍,都是一样的结果。”

唐邵青瞪大眼睛,“喜脉?!”

“不是!”

等成零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唐邵青后,他这才一脸严肃地为她把脉。

“脉相甚是平稳,无任何中毒之兆啊。”他摸了摸下巴,道:“可有解药?”

成零将那枚黄不拉几的药丸递给了他。

唐邵青接过放下鼻子下面闻了闻,又掰下一小块在嘴里尝了尝,脸色顿时奇怪起来。

成零紧张地问道:“如何?我之前也吃过,觉得不像任何一味药。”

“哈,以我行医数十年的经历,还没听说过南瓜制成的药丸能解毒。”

成零沉默。

成一沉默一会儿后,说道:“反正意思就是,你被当傻子耍了呗。”

“就这种结果来说,我还是挺愿意被玥萧耍这么一回。”成零拍了拍唐邵青的肩膀,“谢了,记得啊,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能还有其他人知道。”

“哦?”

房门被一下推开,秦风缓步进来,眼睛危险地眯起,“皇后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朕知道的?”

今天的浮泽之巅,依旧祥和。l0ns3v3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