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通过决战方案(1 / 1)

“伯陵。你不要这样子说嘛。”愣了片刻之后,自认为和薛岳比较能说得上话的白总长率先发了言,“这是总统的意思,我和陈部长也只是传达总统的命令而已。伯陵,你不会连总统的命令也不听吧?”眼看劝说无果,这老虎仔要犯虎脾气,白崇禧赶紧把委座大人搬了出来,圣谕在此,尔敢不听?

这一招虽说有以上压下之嫌,但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为了尽快说服薛岳作出决断,白总长也只好祭出这最后一招。

陈部长无奈的看了看这位同僚,两位党国上将在此,居然被逼地拿出了总统命令,也真够丢面子的了!

“不守长沙,军人职责何在!”薛岳这回是真的急了,手一拍桌子,就跳了起来,“二位既是军委会大员,同时也是革命军人!委员长作出这种判断,那是因为委座不在前线!两位身为军方大将,就应该及时向委员长进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拿着委员长的命令,前来劝说薛岳阵前撤兵!”

薛长官越说声音越大,司令部的人在外头听见之后,悄悄往里面瞟上一眼,就赶紧远远地躲开了。里面这三位都是国家的顶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这会儿说的话,说不定就是能够决定国家命运的机密大事,他们这些人哪敢乱听?

陈部长一看,这样子没法继续谈下去了,再往下说,三个人就要吵起来了。让别人听见了,那像什么话!第九战区战局如此紧张,身为战区现任司令长官,陈诚当然也不想让长沙陷落。奈何弃守长沙,是委座的决定,陈诚身为军委会总政治部长,也不能不听委员长的。只是现在看薛岳这个态度,委员长的撤退命令,这位是肯定不会执行了,再争执下去,只会越闹越僵!

陈诚和白崇禧都是带过兵、打过仗,亲自上过前线的,对于军事部署、行军打仗,全都有自己的一套。既然现在劝说不了薛岳,那就听听薛岳在九战区的军事部署好了。如果薛岳的兵力部署真有获胜的可能,他们俩也可以把这边的情况报告委员长,具体决断,让委座定夺。

说起九战区的兵力配备,及战略思想,薛长官自然是胸有成竹。指着军事地图,薛伯陵激昂顿挫的向这两位钦差大臣,详细介绍湘鄂赣三省的军事布置,以及他正在发动的天炉战法,最后指出,第九战区将调动大军,欲在长沙城下,与日寇决一死战!

对于薛岳的军事素养,两位军方大佬还是高度认可的。能摆出这样一个大阵,设计出这样一套战法,足以说明薛伯陵已经挖空了心思,是真的准备和日军干这一仗了!

说服不了薛岳,命令就传达不下去,这两位钦差当然就不能走了。离开司令部之后,陈诚立刻与陪都联系,把这里的情况如实地报告给委座知道。薛岳不听命令,执意要在长沙城下与日军决战,以及九战区各部队的各种部属,全部都在电话里汇报给了委员长。

薛岳竟敢不听命令?委员长当然很是恼火!可人家又不是畏敌怯战,也不是顾及个人私利,薛岳所作的一切,也全都是为了抗战大业,全都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委座有火,他也没地方发!就连去电话训斥薛岳,他都做不到!没办法,只好亲自打电话给薛岳,摆事实,讲道理,希望能凭自己所讲的道理,把这个老虎仔给说得服帖了。

然而这回,薛长官是真上来了老虎脾气,谁说也不听了,就连委座亲自打来的电话,薛岳也是回得振振有词,把自己能打好这一仗的道理说得砰砰响。

在薛岳面前,委座表现出了难得的大度,就像个真正的英明领袖一样,和薛岳就九战区当前的形势进行了辩论。想到什么理由,他就给薛岳打过去一个电话,一个晚上光电话就打了十好几个。

战情紧急,薛长官在前线指挥,是整夜不睡。委员长这一夜,也是同样没睡。就守在电话机旁边,给薛岳打电话,给陈诚,给白崇禧打电话,就九战区中日双方的战场形势,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在天亮的时候,委座终于决定,批准薛岳的天炉战法,就在长沙城下,和日军决战了!他选择了相信薛岳!相信陈诚!委座把陈部长留到九战区,协助薛岳指挥作战。

日军逼近汨罗江北岸的时候,第十五集团军已经渡河南撤了。汨罗江南岸仍旧有中国军队驻防,但不是十五集团军,而是薛长官布置的汨罗江守卫部队。

日军追击速度最快的,还要数牛岛支队了。

第六师团隔着新墙河,等到十五集团军撤退之后,稻叶四郎才带着他的师团渡过新墙河,在追击速度上当然要慢了不少。奈良支队也和第六师团推进的速度差不多,上村支队从营田成功登陆之后,立刻就陷入无穷无尽的泥沼之中。

赣北方面,重组之后的一零六师团,遭到了罗卓英率领的七个军的层层抵抗,举步维艰。

鄂南的三十三师团遇到了四川人杨森。杨总司令在武汉会战的时候,被波田支队趁大雨夜突袭了安庆,遭到了委座的训斥,说他轻失名城、腾笑友邦。

这次的杨大帅是说什么也不会再轻易放过这帮鬼子了,率领着他的二十七集团军,以及薛岳增援给他的中央军精锐第八军,以及挺进纵队,和鬼子在大山里玩起了躲猫猫。川军耐打早就有名,而四川又是典型的多山地区,川军战士们早就习惯了穿山越岭,杨森和他的部队把日寇三十三师团牢牢地拖到了湘北的大山里脱不开身。

算来算去,几路日军在新墙河防线失守之后,竟是多多少少全都遇到了一点麻烦。只有追着高全过了新墙河的牛岛支队,除了路不好走之外,暂时倒还没遇到什么太大的变故。

牛岛支队一路南下,一直追到了汨罗江。十五集团军过河之后,顺便拆了浮桥。牛岛支队想要过江,就得自己再搭一座浮桥。

江南岸的守军,隔着汨罗江就向牛岛支队发起了攻击。牛岛满领着他的部队想要抢渡汨罗江,遭到了河对岸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两军隔河一场恶战,牛岛支队的渡河部队受损严重,只好退了下去,鬼子的头次渡河行动遭到了失败。

牛岛老鬼子当然不甘心失败,又尝试了几次之后,除了鬼子兵又伤亡不少之外,汨罗江,他们却是一时之间过不去了。牛岛满不愧是鬼子中的名将,眼看事情不妙,猛拍了一下脑袋,就把一条毒计,从他那明显发育不全的大脑里漏了出来。

书页/目录